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原料行情 > 金属行情 > 稀土成本增9.6亿元 包钢稀土神话难续

稀土成本增9.6亿元 包钢稀土神话难续

时间:2012-02-06 11:03:01来源:投资者报

  据包钢稀土证券部人士介绍,2011年8月公司主要产品氧化钕的价格由年初的20万元/吨上涨至140万元/吨。正是稀土的价格全面上涨,让整个2011年全球都在为其疯狂。

  只不过好景不长,稀土疯狂的价格上涨只维持在去年前八个月,之后情况风云突变,转而进入价格大幅下降通道。这也让手握大量优质廉价稀有资源的包钢稀土2012年的道路看上去并不平坦:稀土价格仍有下降趋势;去年的价格飞涨严重抑制了下游需求;不再享受包钢集团固定的低廉的中尾矿价格;即将迎来资源税的全面改革。

  业绩与产品价格不成正比

  2月1日,《投资者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拨通了包钢稀土证券部的电话。该部门负责人白先生对《投资者报》表示,稀土价格今年再度延续去年上半年高价格的可能性不大,有平稳中下降的可能性。

  据了解,造成去年上半年稀土价格大幅上涨的主要产品氧化钕的价格由约20万元/吨一路攀升至超过140万元/吨,但进入第四个季度又遭遇了超过50%大幅下滑的窘境。

  包钢稀土作为龙头公司自然不愿任由稀土价格滑落,尽管包钢稀土采取了部分公司停产一个月来应对价格快速下降的局面,但结果收效甚微。

  包钢稀土人士介绍,氧化钕目前的价格回落至50万元/吨。该人士强调:“即便价格回落50万元/吨,资源税和原材料价格上涨,今年日子与2008年、2009年、2010年相比,仍然很好过。”不过,可以确定的是,2011年业绩上涨超过330%的风光不再。

  2011年在包钢稀土14年的发展历史当中属于特殊年份,当年不仅稀土价格疯涨5~10倍,而在这一年新的资源税也未能真正发威,原料矿石也尚未与稀土价格绑定。

  正像包钢稀土内部人士介绍的那样,因为上市公司使用的原本是包钢集团开采铁矿石的废料,所以多年来,即使稀土大幅度上涨,包钢集团也没有改变公司生产使用的原料矿价格,这让包钢稀土收益颇丰。

  或许,也正因为长期依靠集团的“恩赐”,包钢稀土虽然这几年业绩增长惊人,但其生产效率却没有明显提升,特别是公司管理成本的不断上升以及价格提升销量下滑等因素,导致公司的业绩增长并未与稀土价格上涨形成正比。以2011年前三季度公司业绩同比上涨为417%为例,而同期包钢稀土的主营产品的价格上涨幅度却在7倍左右。

  未能真正取得定价权

  财通证券报告显示,稀土主要应用于军事、冶金、石油化工、玻璃陶瓷、新材料等领域。去年前三个季度,稀土主要原材料价格上涨对下游影响较大的当属钕铁硼产业。

  钕铁硼作为各种电机、电动汽车、航天航空必不可少的磁性材料,也是包钢稀土下游最主要的客户,氧化钕和相关产品占据包钢稀土主营业务的八成以上。而且近年来应用领域越来越广,尤其是军事和航空航天领域。加上目前没有好的钕铁硼的替代物,这也让稀土价格上涨有了支撑。

  虽然如此,但高端钕铁硼生产技术门槛颇高,目前国家只有中科三环(000970.SZ)、宁波韵升(600366.SH)和安泰科技(000969.SZ)等5家企业具备生产用于出口钕铁硼的能力,虽然行业的竞争有限,但也受制于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影响。

  中科三环内部人士对《投资者报》表示,公司去年由于原材料价格上涨承受了一些压力,因为采用加权签订订单的方式,才使公司利润得到一定的保证。

  另外,稀土并非中国独有,澳大利亚、俄罗斯等独联体国家、美国、巴西、加拿大和印度等国稀土资源也很丰富,此外越南、南非、蒙古等几十个国家和地区也拥有稀土矿床。随着去年稀土价格大幅上涨,部分国家的稀土开采也开始“蠢蠢欲动”。这也是中国稀土目前产量如此之高,但仍然不能掌控价格的关键因素之一。

  除了宁波韵升等5家拥有生产出口钕铁硼能力的企业受原材料上涨的影响有限外,中国其余200多家生产钕铁硼的企业却饱受原材料价格影响,大多处于停产和减产的境地。

  包钢稀土仅靠中科三环和宁波韵升等少数企业正常生产,明显支撑度不够。以宁波韵升为例,每年4000吨钕铁硼的产量,氧化钕使用量仅为1000吨左右,对于中国稀土每年动辄十几万吨的产量来说,真是小巫见大巫。

  原材料价格优势减弱

  过去多年,包钢稀土之所以拥有较高盈利能力的关键因素还在于其与母公司的关联交易,今年这个优势开始变弱。

  包钢稀土今年开始不再享有从母公司按照固定价格购进稀土矿的优惠,而是将稀土矿购进价格和过去6个月稀土均价挂钩。

  接近包钢稀土人士对《投资者报》表示,根据去年下半年的稀土价格计算,包钢稀土从母公司购进稀土矿的价格将由之前的20元/吨上升至100元/吨左右。目前,包钢稀土每年生产稀土所需生铁矿1200万吨,如此测算,今年包钢稀土的成本有可能陡增9.6亿元。

  不过,包钢稀土有关负责人承认,这项工作的推行,公司在其中起到主要作用。因为开采和加工企业过多,让中国磁性材料的价格多年一直处于低谷,原本珍贵的钕铁硼过去被广泛应用于玩具和节能灯等低端产品,原本这些领域使用价格低廉的氧化铁就可以,因为之前低端钕铁硼的价格与氧化铁的价格相差无多,遭到泛滥使用。

  也正因此,包头上百家稀土企业过去一直靠走量盈利,包钢稀土也不例外。去年包钢稀土尽管迎来业绩上涨超过3倍的利好,但销量走低却是不争的事实。包钢稀土内部人士也承认,下游需求疲软,也是包钢稀土今年业绩无法与产品价格上涨成正比的主要因素之一。

  此外,始于2011年4月的资源税调整也是包钢稀土的利空因素。调整后的税额为:轻稀土60元/吨。开采与铁矿共生的稀土矿,除征收铁矿石资源税外,也按本规定征收稀土资源税。包钢集团每年开采稀土伴生铁矿1200万吨,按照60元/吨计算,需缴纳7.2亿元/年,这些成本都会在包钢稀土生产运营中体现。

------分隔线----------------------------
Copyright ©2011-2014 dianl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佰策邦  版权所有
咨询热线:010-57433160    400 650 3773   客服邮箱: service@dianlan.cn
京ICP证120311号    京ICP备12012659号-7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484号    营业执照
技术支持:笨鸟软件科技(北京)有限公司